中国社科院曾经发布过一个报告,说 2017 年我国每天工作时间超过 8 小时的人,占了 42.2%。而且这不仅仅是中国的情况,日本,美国这些发达国家也普遍存在过劳。

这种现象虽然普遍,而且我们都身在其中。但仔细想想就会发现,其实"过劳"这件事,不太符合逻辑。

我们都知道,近两百年,人类整体的生产效率,那是一飞冲天啊。按说,生产效率上去了,单位工作时间的产出高了,那相应的工作时间应该减少才对啊。所以经济学家凯恩斯在 1930 年曾经做出一个有名的预测,他认为到 2030 年,人类的劳动时间每周15小时,就足够了。

现实是,很多互联网公司甚至开创了 996 模式,上午 9 点上班,下午 9 点下班,一周工作 6 天。我们还有 724 模式,一周7天24小时随时待命。你看,凯恩斯在1930年的预测错了。错的离谱,方向都错了。

问题是:他为什么错了?工具越高级,应该干活越省力才对。那为什么我们反而更累了呢?

《过劳时代》这本书里提供了很多解释。比如,全球化把所有人拉到了同一个竞争平面上。你是在一个地方工作,但你不是在和一个地方的人竞争。一个美国的工人是和一个中国的工人,甚至是非洲的工人在竞争。所以,竞争强度增大了。再比如,消费主义盛行。你和身边的人越来越多的攀比,比房子比车比包包比度假酒店,你想挣钱的欲望就越大,所以只能拼命干活。等等。

但是,我觉得最有说服力的解释,不是这些。问题的根子不在别的,就在于生产工具本身。它越进化、越高级、效率越高、越好用,我们就用得越多,所以工作时间就越长。

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悖论。举个例子,过去我们上班,必须得到单位才行,和同事见了面,才能展开协作。很不方便,后来有了电脑,有了邮件,有了微信,按说是更方便、更省时间了。但是结果呢?你知道的,老板能随时在微信群里抓到我们说事,周末也行,深更半夜也行。你上班的时间能不更长吗?

表面上看,工具的发明,总是解决一个现实问题的。有了斧头,砍树就更快。有了汽车,走得就更远。这是工具给我们提供的第一样东西,叫便利性。

但是,如果你只看到这一面,就忽略了一个更重要的东西,这也是工具带来的。你要解决问题,任何问题都是有它的时间空间边界的,工具一升级,边界内的问题,是被更高效的解决了,但是,这个时空边界本身也被打破了。于是,会出现新的问题,而且是更大的问题。

比如说,当年人们用马车,非常慢。后来,给车装上了发动机,这就成了汽车,速度提上去了。在有限的时空边界内,这就是一项改善。确定无疑的改善吧?那你说,会因为速度提上去了,所以,人旅行用的时间少了,所以车就会变少吗?当然不是啊。因为汽车打破了原来的时空限制,出现了全新的可能性。你就想,原来坐马车,你至少要带一个马车夫。现在呢?可以开汽车,一个人就可以开车,没有马车夫打扰了。车不仅是交通工具,它还是一个移动的私人空间了。所以就出现了一种新的行为方式,没有确定目的的开车兜风,这种行为模式就出现了。不去哪儿,就是带上女朋友开车去看看诗和远方。车的使用当然就越来越多。

当然,现实中远远不止是这一种情况了。因为车可以走得更远,所以,就一定会走得更远。因为可以走得更远,所以,整个社会的假设就变了,汽车旅馆就出现了,郊区景点和度假村就出现了,远离城区的购物中心,像奥特莱斯就出现了。这就反过来逼迫,你如果不能有汽车,你不能走得更远,你就没有办法享受社会基础设施提供的便利。它就会走到这个程度。

你看,这个过程就是:工具不仅为你解决了问题。工具还在你始料未及的地方,推开了一扇新的可能性的大门。这扇大门一旦推开,就再也关不上了,后面的人就会一涌而出,只会把门撑得越来越宽。这就是工具对人的反向塑造。

有句话叫,身怀利刃杀心自起。你身上有把刀,看见什么都想用上。对,工具虽然只是提供了某种可能,但是人性使然,我们总是倾向于要把这种可能性变成现实性。工具在可能性上推开了多大的空间,我们就一定会倾向于把这个空间填满。

理解了这个逻辑,再回到今天的主题,为什么劳动工具效率越来越高,我们却越来越忙呢?这么看来,答案就非常简单了。和全球化,消费主义有关,但关系没那么大。因为劳动工具让我们工作的可能性越来越高,我们就一定会把这个可能性填满,我们当然就会一直工作,所以越来越忙。

《过劳时代》这本书的解读人,李南南老师还开了一个脑洞。他说,假如未来,你的工资不是按月计算,而是按秒计算。在你的面前,有一个计时器,你每多工作一秒,你的账上马上就会多一毛钱。结果会是什么?表面看起来,这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首先,每天工作 8 小时,这就是一天 2880 块钱,不少吧?你收入提高了。更重要的是,你碎片时间的工作,比如,吃饭间歇、睡觉前给同事回个工作微信,也能计算报酬了,对你更公平了。好事吧?好工具。

但这是在你现在的时空边界下看问题。真实情况可能是,这个可能性的大门一旦打开,大多数人因为碎片时间也能挣钱,会工作到筋疲力尽才会停。如果不信,你现在到网吧里去看看那些打游戏挣积分通宵不睡的人,你就知道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工作到筋疲力尽那就是我们的未来。


以上文字引用阮一峰的每周分享第 57 期分享文摘;基于其中所提及的缘由,窃以为,根据自身所闻所见(坐标:深圳;视角:一介程序员),须要再补充几点:

其一,工具的日臻进化,缩小了人和人,企业与企业之间生产力的差距,所以竞争资源会更激烈,也必然会越来越累;
其二,工具日臻进化的同时,各种娱乐项目也是如洪水猛兽,各类短视频、游戏.....不是鸦片,却远比其更毒,暴利驱动之下,引多少人沉迷其中,颓废不前,难以自拔,一朝累身,许一生相随;
其三,贫富差距的不断拉大(包括个人与个人、个人与团体),导致信息、财富都更容易流向富者,而致使贫者须要花费更大的气力、更多的世间去富者创造财富,以求温饱;
其四,部分人有心或间接的操纵,致使房价高不可攀、子女教育深不可测,治病医疗远比虎狼等畸形社会疲态,且使得部分人认为,这实属正常,可怕如斯;
其五,个人心态使然;如今时代,进入了全民疲于奔命,只为挣钱的浪潮,纵观历史,实在前无古人;一句"心有不甘",可囊括诸民之攀比、奋争与无奈.....

保守估计,今后十年(至 2029 年),于累,将只增难减;除非有额外的状况发生,如人口的锐减等。而对与,如何破解这一点,一直在思考,也在尝试去解决,至于结论,如能有得,后续将会分享。

此番补充思考,出自晚晴幽草轩轩主  于圳.福田 @2019-06-13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