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段时间有读到逍遥游·萧秋水的一篇文章,其原文简短有理,内容如下:

有人说,想锻炼写作,不知道怎么开始。  
其实很简单:写!  
  
有人问某本书该不该读,举棋不定。  
其实很简单:读!  
  
想做什么,往往就是先去做最好,而不是思前想后,三思后行,不做不知道会怎样,做了才知道。写东西,如果一直不开始,在脑子里翻来复去,自己觉得有盖世才华,只缺一个引子,只要写出来,立刻惊天动地,会上榜首,会拍成电影,自己一举成名……哎呀成名以后怎么办呢?人红是非多……得了,您还没红呐,八字没一撇的事想那么多干嘛?先写下第一句再说。  
  
读书问别人该不该,原则上这是白问,除非别人对自己有很深的了解。同样的书,别人读得如痴如醉,自己读得如坐针毡,这评判怎么客观?我喜欢的书杂,很多书都觉得好,别人却可能看不出好来,于是埋怨我推荐得不对,这也没话好说。再说读了就行了?把书背下来不去照做、不去创造性地做也没用啊。  
  
说了去做,就有人算经济账,什么书钱啊,机会成本啊。  
那什么都不做,只是思考,是不是就没成本了呢?  
  
我是行动派,我说要学摄影,立刻就开始,读书、借相机租相机、看视频、请老师,然后快速地买相机,而且尝试各种拍,拍完再试后期,不管拍得是否难看先发到微博上再说,如果难看,别人自然会讲,如果有进步,别人自然也会赞扬 —— 不过我的确不喜欢那种一味打击人的,对他们来说打击人是乐趣,并不客观——我因为目标之一是放在书里当插图,所以经常直接问编辑的意见,编辑负责把关,当然不会玩客套,在这方面,我相信专业眼光。说不行,我也不觉得是打击,说行,我会高高兴兴地继续去努力,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。  
  
如果我两个月时间都花在思考要不要学摄影上,黄花菜都早凉了,我的摄影水平还是和当初一样烂,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进步了 1 毫米 —— 1 毫米也是进步!  
  
别人问我的建议,我说,做!别人立刻给我一堆这理由那理由,意思就是这不行那不行。我就闭嘴,又不是我提的问,我干嘛还要负责给了建议再加说服,那也太累了。做不做是自己的事,又不是别人的,我也不能给的建议里说读什么书,就自己买书奉上,别人的进步也不是我的责任。  
  
反正我自己,就是做,并坚持 。  
  
人生哪里用得着那么多废话?  
  

读完大觉写的好,算是蛮不错的心灵鸡汤;但应该对所要做的事情加一层判断限制条件,即:对于眼前便可实现且对人生没什么直接大影响的事务,好比一次旅行,继续一个爱好等,这样至少我很认可是更优的抉择;但是对于可能影响长远的,譬如求学,婚姻这样普罗大众都觉得是人生重大里程碑的择决,必须还是应该三思而后行的来的好一些—-内心会因思虑的艰辛而更多了几分相信,至少觉得更靠谱。

这几日下来,突然顿悟,这本身其实何必呢?毕竟想的多少,跟结果的优劣也不会是成正比的。名校高才,也不一定会比普通人成就更大的价值;婚前的百般考究如能成就一生幸福,当真有些离谱了。人生短暂,想的确是很重要,但真的不应该因此而搁浅了你“做”的初衷。很多时候,今天不会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,也许这一辈子也不会再发生了。

何况有些事情,做了,如果成功了是一种精彩,即便失败也是一种经历;经历的累积也终究会成就更耀眼的精彩。更有:即便以不做此事的时间来思虑别的,也不能保证有更为出彩的所为不是? 人之一生,沧海一粟,想做,就跟随内心的声音去做就好了,宁可有些过错,也别错过了。浮世幻变无常,别辜负了这不易人世的一场行走。

借用他的话说:“人生哪里用得着那么多废话?”。做不做?做


以上是 2015 年 4 月 1 日,留下的一点文字(做,还是不做?做!);今偶然机会翻了出来,即便时隔数年,如今回看,对于这一想法,有过之而无不及;毕竟,在年与时驰间,这红尘世事,越发是波橘云诡,不可捉摸;既然如此,又何来这诸多顾忌?做不做?做,勇敢去做,用心去做,用力去做,历经经历,成败由他!

于深圳.福田 @2020.04.04